首页 生活 江歌案最终审判结果2022二次判决(江歌案刘鑫做错了什么)

江歌案最终审判结果2022二次判决(江歌案刘鑫做错了什么)

2022年1月10日,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宣判。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原名刘鑫)作出一审判决: 刘暖曦内赔偿江歌母亲…

2022年1月10日,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宣判。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原名刘鑫)作出一审判决:

刘暖曦内赔偿江歌母亲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在判决书中,城阳区人民法院这样写道:

“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对于江秋莲而言,赔偿金多少她根本不在乎,她只在乎正义能否得到伸张,法律能否给女儿江歌一个公平的结论,她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女儿江歌是为救人而死的。

“这件事情的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江歌知道,我也知道,但是公众不知道。现在通过这场官司,我要告诉大家这个事情的事实就是这样的。”江秋莲如是说。

案件宣判后,江秋莲动容地说道:

“江歌被害,我曾向社会发起求助,社会也给了我巨大的帮助。因为社会给了我无数的帮助和温暖,我才活了下来,所以我希望能把曾经的求助还给社会。”并当即表示会将赔偿金全数捐给失学儿童,让他们都有机会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回报整个社会。

拿到判决书之后,江秋莲特意来到女儿江歌的墓前,将判决书一字不漏地读给女儿听。

读完后,江秋莲泪流满面地说道:“妈妈做到了。”

是的,自女儿江歌遇害后,唯一支撑江秋莲活下去的也是她一直想为死去的女儿做的事情,就是为女儿江歌讨一个公道,不能让女儿枉死后还要背负莫须有的污蔑。

1月19日,江秋莲在个人微博发布视频称,她接受一审判决结果,决定不上诉,表示

“这个判决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更感欣慰的是,中国司法为江歌的善行注脚,褒扬了江歌助人为乐的品德。”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案件的宣判、江歌母亲江秋莲让人颇为动容的声明,让曾经引起全国轰动的“江歌案”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当中,并再次引起了一场全网热议。

2016年11月3日零时,江歌被“闺蜜”刘鑫,也就是后来改名为刘暖曦的前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于日本东京中野区公寓中,之后围绕着江歌和“闺蜜”刘鑫及凶手陈世峰之间的善恶情仇,在这5年多的时间中一点点真相大白,更多的细节也随着案件的真相大白而被还原出来。

2014年4月,一位来自青岛的名叫刘鑫的女孩来到日本江户川区,在这里的一所日本语学校学习。次年5月,同样是来自青岛且此前曾与刘鑫在同一所中学读过书的名叫江歌的女孩也来到刘鑫就读的日本语学校读书。

因为既是同乡,又是同学的缘分,刘鑫和江歌这两位此前从未见过面的女孩在异国他乡成为了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此时此刻,任谁都不会想到,江歌会在2年后因为“闺蜜”刘鑫的自私、冷血、无情而命丧刘鑫前男友陈世峰之手。

2016年4月,江歌和刘鑫这对相处两年的“闺蜜”,因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而分开,江歌去了日本法政大学,刘鑫则去了大东文化大学。

也就是在大东文化大学上学期间,刘鑫认识了之后杀害江歌的凶手陈世峰。

陈世峰是2015年来到日本的,先是在日本福冈语言学校学习,后于次年来到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就读。

当时,刘鑫和陈世峰两人的研究室都在大东文化大学研究生院大楼,刘鑫在6楼,陈世峰在5楼,两人虽然专业不同,所处的楼层也不同,但是上课时难免会碰上,加之两人都是中国留学生,所以很快两人自然而然就相熟起来。

因为陈世峰表现出的“斯文”、“体贴”,刘鑫很快沦陷便与之相恋。

起初,或许是刚刚热恋的关系,陈世峰和刘鑫的感情很好,就像是粘在纸板上的胶水一样怎么撕都撕不开,两人常常相约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相处得让人很是羡慕。

然而,陈世峰和刘鑫两人在恋爱之初都是互相处于伪装的状态,陈世峰在装体贴,刘鑫也在装温暖,因此随着时间的逝去两人不可避免地就因为再也伪装不下去而陷入无休止的争吵之中,大到一个决定,一个言论,小到一顿饭、一部电影。

因为吵架的缘故,刘鑫曾有一次跑到江歌租住的公寓暂住,也正是因为这次暂住,将无辜的江歌牵扯进了这段纠缠不清的感情之中。

对于刘鑫和陈世峰的感情,江歌并没有过多介入,只是劝刘鑫冷静之后再去好好考虑这段感情是否能继续下去。江歌的劝说并无恶意且也是人之常情,她没有站在任何一方替谁说话,只是让刘鑫先冷静再去认真考虑感情问题。

然而,对于陈世峰这个心眼极小的男人,在他看来刘鑫与自己闹分手就是因为江歌从中作梗,不然刘鑫是不敢对自己说分手的。这也就为日后发生的不幸事情埋下了伏笔。

8月25日晚,刘鑫和陈世峰的争吵彻底白热化,并最终致使两人的恋情走向结束。

这一天晚上,刘鑫和陈世峰又因为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琐事争吵起来,陈世峰让刘鑫现在就去睡觉,刘鑫却不想睡觉,两人就这样陷入争吵之中。

吵到最后心眼本来就小的陈世峰见刘鑫不但不听自己的话还要跟自己吵,恼羞成怒下便抓住她的手腕,以命令的口气让她赶紧睡觉,并威胁她不听就别怪他不客气。

刘鑫很害怕,为了避免陈世峰进一步做出对她不利的举动,她只能暂时顺从。

待陈世峰怒气平息后,刘鑫便找了一个机会打电话给自己打工的中华料理店老板娘,跟她说陈世峰对她动粗并询问她该怎么办,料理店老板娘考虑到她的人身安全,便劝她现在赶紧找机会逃走,千万不要再呆在家里。

料理店老板的话,让刘鑫下定决心离开陈世峰。很快,刘鑫趁着陈世峰不注意从屋内逃出,回过头来的陈世峰见状赶紧追了上去。

刘鑫见到陈世峰追来,很是害怕,边跑边大喊“救命”,刘鑫仓皇之下不小心摔倒在地,陈世峰追上来后抢走她的手机,他以为刘鑫手机被抢走,刘鑫就会乖乖跟他回去,但刘鑫没有。

因为此时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刚好来东京看望女儿并住在江歌那里,所以刘鑫这次出走没有去江歌那里,而是去了打工的中华料理店老板娘那里待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刘鑫在老板娘的陪同下,来到了陈世峰住所找他说分手的事情,并想要拿回放在他那里的行李和昨天晚上被抢走的手机。

刘鑫去的时候,陈世峰因为上课的关系没有在公寓,于是刘鑫在老板娘的帮助下拿走了行李,并给陈世峰发信息告知这件事,同时跟他说自己要跟他分手,并要求归还自己的手机。

之后,因为暂时找不到住所,刘鑫暂时住在店长家里。不久,陈世峰拿着手机来到了刘鑫上班的中华料理店,陈世峰向刘鑫认错,说自己那天晚上不是故意的只是在气头上才做出那些过分的事情,请求刘鑫不要跟他分手并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对此,刘鑫却是不再相信,坚决表示一定要分手,让他赶紧走,以后不要再来烦自己。就这样,陈世峰第一次要求复合的尝试失败,两人不欢而散,刘鑫也没有拿回自己的手机。

此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自尊心作祟,不甘于自己是被甩掉的一方,陈世峰总是会以归还手机等各种理由去求刘鑫复合,希望刘鑫能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是刘鑫似乎是看透了陈世峰,坚决表示不愿意。

9月1日,陈世峰再次想找刘鑫复合,可刘鑫似乎早知道陈世峰会来找他,所以避而不见。

陈世峰找不到刘鑫,便以为刘鑫像上次一样肯定又去找江歌,所以他用刘鑫的微信给江歌发信息,问她刘鑫在哪里?江歌接到刘鑫微信发来的问刘鑫在哪里的信息,便知道现在用她微信的不是她本人,所以就反问你是谁?陈世峰接到回信后,也没有隐瞒,当即回道:“我是刘鑫的男朋友陈世峰。”之后,江歌在跟陈世峰的聊天过程中大概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天,江歌找到刘鑫,说陈世峰要将手机归还给她,考虑到刘鑫的安全问题,江歌劝她不要自己去跟陈世峰见面,表示她可以代替刘鑫去跟陈世峰见面并拿回手机。

中华料理店老板娘知道这件事后,表示最好还是刘鑫亲自去一趟,把事情彻底说个明白,做一个彻底的了断,这样对双方都好。刘鑫思虑片刻后,也觉得老板娘说得很有道理,为了不让陈世峰今后再缠着自己,她还是决定亲自去跟陈世峰说个明白。

这次见面,陈世峰没有再提复合的事情并归还了手机,同时提出刘鑫要归还交往过程中理应她承担的花销,共计1万日元。

见陈世峰罕见地没有提及复合一事,刘鑫便误以为这段恋情算是彻底了解,陈世峰以后不会再打扰自己,遂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似以前那般恐惧。然而,刘鑫注定是想错了。

9月2日,一直将刘鑫看成自己好闺蜜的江歌,担心陈世峰死灰复燃会再来骚扰刘鑫,于是便建议刘鑫搬来跟自己住,刘鑫本有意想去江歌家住,见其主动提及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只叹一句好心没好报,江歌真心将刘鑫当成自己的闺蜜,可刘鑫却只是将江歌当作一个避难港,更甚者是一个取款机,她根本就没有把江歌当成一个知心朋友,别说是闺蜜,可能在她眼里江歌连朋友都不是。

住在江歌租住的公寓的那段时间,刘鑫好不快活,别说是付房租了,连洗碗、洗衣服这些事情都不干,全部都是江歌在干,侧面可见江歌真的是切切实实地将刘鑫当做闺蜜,而刘鑫真的只是在利用江歌。

更让人气愤的不是刘鑫此时此刻的作为,而是后来江歌因为她被其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时,刘鑫居然自己躲在屋内,紧锁房门,眼睁睁地看着一直把自己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的江歌惨死在陈世峰的刀下,其自私、冷血和无情的程度令人愤慨,更令人憎恨。

9月15日,就在刘鑫误以为陈世峰已经放弃纠缠她之时,刘鑫下班后准备回到江歌租住的公寓时,那个既熟悉又恐惧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看到陈世峰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一瞬间,刘鑫明白陈世峰还没有放弃纠缠于她,为免陈世峰发现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继而再来骚扰自己,她当即鼓起勇气径直走到陈世峰的面前,语气颇为严厉地警告他如果再跟踪自己就报警。说完,刘鑫便离开了车站,朝着江歌家走去。

刘鑫不会想到,当时的陈世峰根本不惧她的威胁,等她走远,他便又偷偷跟着她并由此找到了江歌租住的公寓。正是刘鑫这一次疏忽,最终酿成了江歌被陈世峰残忍杀害的惨剧。

11月2日下午2点多,刘鑫一个人在江歌家,陈世峰按下了江歌家的门铃。

刘鑫害怕陈世峰会对自己不利,故而任凭陈世峰如何按门铃,她都不开门,而陈世峰见她一直不开门便一直猛按门铃。见陈世峰始终不离开,刘鑫害怕了,她赶忙给江歌发信息。

江歌收到信息后便匆匆往家赶,同时向刘鑫提议赶紧报警,如果这时刘鑫报警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可是自私的刘鑫为了能够继续留在江歌租住的公寓(根据日本法律,刘鑫在没有通知房东的情况下私自住进江歌租住的公寓内,这是不合法的。如果警察来到这里,知道她住在这里是不合法的,肯定赶她走),坚决不同意江歌报警。

江歌见刘鑫不同意报警,便也不强求,同时顾及其安全也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回到家后,江歌赶走了在门口一直赖着不走的陈世峰,替刘鑫解了围。

陈世峰被赶走后,因为江歌要去参加学校组织的餐会,刘鑫也要去店里上班,于是两人简单收拾一下便又一起出门。而此时,陈世峰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暗处盯着她们。

在江歌和刘鑫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时,被刘鑫接连拒绝的陈世峰也正在预谋着一件丧心病狂之事,他购买了一瓶高度的威士忌酒,并从店里买来了一把准备用来行凶的刀具。

之后,陈世峰便于晚上11点多来到江歌家附近踩点,意欲寻找合适的藏身地点埋伏下班回家的刘鑫,继而对其不利。

11月2日晚上11点多,刘鑫结束了拉面店的工作,打开手机突然看到了一条由陈世峰发来的威胁她复合的信息:“如果你敢和别人交往,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此时,刘鑫又开始害怕自己的人身安全,她再次想起了江歌,她让江歌在车站等她,然后一起回家。

就在江歌在车站等着刘鑫回来的时候,11点40分左右,陈世峰藏身在江歌所住的公寓的三楼与二楼楼梯之间,等待着刘鑫和江歌回来。

等待刘鑫的过程中,江歌与母亲江秋莲通了一次电话,这也是她与妈妈最后的一次通话。电话中,江歌将刘鑫的遭遇都告诉了母亲江秋莲,江秋莲也嘱咐女儿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约3日0时,刘鑫与江歌合并一起朝着住所走去,这时陈世峰已经在楼道等了约半个小时。

0时15分左右,她们回到了住所,在刘鑫进入屋内,江歌也即将进入屋内时,听到声音的陈世峰迅速从楼道冲了出来。

根据事后陈世峰的供述,当时刘鑫见他冲了出来,她就立刻把还未进入屋内的江歌推了出来,然后立刻将房门锁住,任凭他如何敲打,甚至是以江歌性命为要求,刘鑫也不开门。

刘鑫如此举动,实在让人愤慨,江歌一直都在想尽办法保护她,一直都很关心她的安全,可是当两人都同时面临着危险之时,刘鑫居然直接将江歌推出屋内并直接紧锁房门,让江歌替自己面对前男友陈世峰的愤怒,这等无耻行径,着实可恨,实在枉为人。

更为气愤的是,当江歌被陈世峰连续捅刺十多刀时,刘鑫在屋内却仍然是熟视无睹,冷血得让人害怕,让人愤怒。

从江歌开始呼救到她疼痛难忍发不出声响被一刀毙命,刘鑫都未曾打开房门,别说是打开房门,就连一丝声响都没有发出,她就这样冷血、无情,仿佛是旁观者一样看着视自己为闺蜜的江歌被自己的前男友残忍杀害。如此冷血无情的行为,江歌岂能瞑目?

让人气愤的远远不是这些,事后刘鑫居然完全将自己置身于世外,将自己置于一个无辜者的地位,她居然对着国内的媒体说:

她因为要换卫生巾比江歌提前一步上楼,在她还未从屋内出来时,她就听到江歌在门外用汉语与人争吵,她直到警察调查结果出来,才知道原来与江歌发生争吵的是前男友陈世峰。

之后,她当即跑到房门位置大声喊着江歌的名字,见江歌没有回应,她试图推开房门,可是一直推不开。事后,她才知道房门推不开是因为房门被江歌的身体堵到了。

再之后,她见门推不开,又得不到江歌的回应,于是就直接报了警,直到警察到来,她才出来,也才知道江歌被前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了。

看看,这是何等的荒唐,又是何等的无耻。

还有的是事后刘鑫父母的表现也让人很是愤怒,江歌母亲江秋莲当时为了解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曾试图打电话跟刘鑫父母沟通,希望刘鑫能出来诚实说出一切。

可是等来的却是刘鑫父母长达9分钟的电话咒骂,刘鑫母亲甚至说出了:“你闺女是因为她命短,不是为了俺闺女。”只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只有这样的父母才能教出这样冷血、无情的女儿。

好在,这世间还有公道,还有正义。

2022年1月10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判决江秋莲胜诉,她终于为女儿讨回了一个公道。

判决书为刘鑫抢先进门并锁门把江歌关在门外,最终导致江歌遇害一事盖棺定论,正是刘鑫招来了杀人凶手,并且关上了江歌逃生的门,才致使江歌被害。城阳区人民法院这一公正的审判,不但还了江歌一个公道,也彻底揭露了刘鑫一直都在编造谎言逃避责任的无耻嘴脸。

正如江秋莲接到判决书后所说:“这个判决书带有令我深深感动的温度。它所褒扬和谴责的,是对我这几年经历的理解和安慰,也是为整个社会树立了风向标。”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的胜诉,向人们阐述了一个真理——邪不压正。

谈及今后的打算,江秋莲表示会继续对在网络上肆意诽谤、侮辱女儿江歌的人发起诉讼,不会让这些坏人逍遥法外,“江歌生命没了,但我要维护她的尊严和声誉。”

对江秋莲来说,维护女儿江歌的尊严和声誉就是自己接下来余生中所要做的全部的事情,女儿在她的心中就是她的全部,纵使女儿走了也依旧是。

邪不能胜正,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版权声明: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和互联网作者投稿,本站不享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邮箱:1543690857@.qq.com //www.vip-cleaners.com/9364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88888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